苟皓东:为何有美国黑人宣扬种族霸权

苟皓东:为何有美国黑人宣扬种族霸权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引发美国大规模示威游行并发生打砸抢等暴力事件,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随即也发生了示威游行。在抗议者愤怒的谴责声中,年轻的黑人活动家坎迪斯·欧文斯的讲话尤其与众不同,吸引了笔者的注意。她历数了弗洛伊德的犯罪前科,认为他是劣迹斑斑的坏人,虽然罪不至死,但绝非清白无辜。话锋一转,讲到美国黑人犯罪率远高于白人,白人在黑人枪下做鬼比例更高,痛斥这次示威游行中黑人的抢掠行径,最后得出结论:黑人群体自甘堕落,美国社会有错,但错不在种族主义。这些话从一个年轻黑人女子嘴里说出来,义正词严,“政治正确”,据说她的讲话视频在脸书上第一天的点击量就达到5000万。不知道是否由于她的话发生了作用,随后几天,“跪不跪”成了政治标签。示威者抗议的是警察对黑人的过度暴力和美国社会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那段“跪杀”弗洛伊德的8分多钟视频仅仅是漫长种族歧视的一个片段。欧文斯小姐讲话也不禁让人想起国际社会中的非洲。前些年,西方在非洲努力传播一种言论:冷战之后的非洲依然战乱纷仍,极端贫困,完全是非洲自己造成的。非洲不该继续责咎西方,恰恰相反,西方是非洲的“捐助国”,是崇高的施主和卫士,唯一需要改进的是如何更好地帮助非洲建立“民主”。这种观点由西方支持的NGO或非洲学者公开代言,在非洲年轻知识分子当中很有影响。事实果真如此吗?西方殖民者对非洲几百年的野蛮占领、杀戮、瓜分,完全毁灭了非洲固有的社会生态:原始宗教被消灭,部族首领的社会作用被剥夺或边缘化;作为文化和价值载体的本土语言大部分被殖民宗主国语言取代;殖民者用军刀切割出来的领土边界,肢解了传统部落,埋下动荡和战争的种子。非洲独立以后,殖民宗主国继续按照传统势力范围深度干预非洲,政治上通过扶持“公民社会”“非政府组织”、培养公知和媒体人操控选情,以“民主”“人权”“人道”之名直接武装颠覆合法政权或改变大选结果。经济上,西方始终把非洲作为廉价原材料供应地和工业品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牢牢掌控非洲金融业,跨国公司系统性地并吞非洲国有企业和民族工业。非洲不少的动乱和危机背后,都有西方策动和干预的影子。非洲的困境,西方是始作俑者,即使到今天也难辞其咎。回过来看美国,且不说欧洲人来到北美后对印第安人近一个世纪的“屠杀”,在长达三个世纪里,1000多万黑人从遥远的非洲大陆像牲口一样被抓捕贩卖到这片土地,如果再加上在抓捕和运送途中死亡的人数,实际可能达到3000万人。美国黑人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才真正拥有公民权,但依然生活在系统性存在却讳莫如深的种族歧视当中。黑人姑娘欧文斯出来喊话,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为种族歧视背书。而另一位黑人女士,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的基隆·斯金纳有一句“名言”:“美苏冷战是西方大家庭内斗……而中国的挑战则是(美国)第一次遇到来自白人以外的较量”,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如此为白人种族霸权呐喊,则更令人瞠目结舌。这两位黑人女士潜意识里的白人至上只不过是种族主义的变种。美国黑人(Black American)需要的不是被改称非洲裔美国人(AfricaAmerican),也不是白人屈尊纡贵自称高加索人(Caucasian)。美国人不能只是在《Goodbye Uncle Tom》《 Amistad》《Detroit》这些好莱坞电影里反思,而是真正践行美国伟大先父“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的圣训。美国和西方必须勇敢地翻越横亘于心中的高加索山脉,从体制机制上彻底赎救种族主义的原罪。否则,种族歧视一代又一代恶性循环下去,很可能与宗教冲突、文明对抗、冷战思维结合变异成超级病毒,最终摧毁人类。不幸的是,这一切还在发生。(作者是中国驻印尼登巴萨总领事)